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相关资讯

新闻中心

“军卫一号HIS系统”最全面最详细介绍

    军卫一号his系统,是军队医院信息化的产物,总后卫生部组织开发的,后来推广到所有军队的医院。301医院既是开发基地,又是试用基地。福州军区总医院是应用的典范。

    “军卫一号”的由来:

    1999年,“军卫一号”工程项目组医疗设备管理分系统负责人黄伟城满怀着憧憬,从坐落在天津的解放军464医院来到北京的解放军466医院,他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实施466医院的“军卫一号”工程。

    那时,466医院的信息化建设总体情况还不错,虽然没有网络,但是计算机有20多台,还有一些小系统,如收费、报表系统等。但是,在全军系统,466毕竟只属于中心医院(上面有大军区医院、解放军总医院),比较而言,466医院信息化建设起步晚的原因,一是没有这方面的技术人才,二是医院要建新门诊楼,设备更新、网络布线等基础工作不好做。黄伟城当时想,这没有什么,医院领导如此关心支持,这种状况很快就会改变。

    此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黄伟城哭笑不得。一天,黄伟城打电话让一位同事帮忙找一份文件,同事问在哪里,他说在电脑桌面上。同事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就给黄伟城回电话,说桌面上没有,打开抽屉也没有找到。

    “有了这件事,我就深刻地意识到必须要加强培训。我感觉到‘军卫一号’工程的实施,工作量比较大的就是人与系统的磨合以及人员的培训。有的护士过去从来没有摸过计算机,我们就从左键、右键开始讲起,还教她们如何双击鼠标。这有个过程,很多医院在实施‘军卫一号’工程之前就是这个状况。”

图片

    “军卫一号”分系统

    “军卫一号”工程是迄今为止全军规模最大的管理软件系统,集中了众多各军兵种优秀工程技术人才的聪明才智。在“军卫一号”工程之前已经有了许多系统的单机版应用,黄伟城曾经参与开发的医疗设备管理系统便是其中的一种。1992年,总后卫生部在上海召开了一个全军医疗设备应用的评审会,要求各大军区把自己做的医疗设备管理方面的软件拿到会上评审,同时也为全军将来开发通用系统做一些人才、技术上的准备。

    黄伟城参加评审的医疗设备管理系统得到了与会专家的高度评价。这个系统1987年在南京军区有人做过,当时全军上报医疗设备都是以报表的形式——设备量很大,报起表来没谱;报表都是人为填的,怎么填怎么是,汇总起来的工作量相当巨大;全军设备的数字最后都要估算,其准确度可想而知。所以总后决定从各军兵种抽人,做医疗设备管理系统。这个系统很大,从医院的仓库、药品到各种设备,应有尽有,技术上虽然先进,但是因为综合性、通用性太强,仓库也能用、部队也能用、医院也能用、机关也能用,从这个系统进去,一直进到业务区域比较麻烦,所以应用受到限制。“通用性的系统对于某一个专业来说确实不太合适。可是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弄了一个医疗设备的军队标准,这对于后来的开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992年评审会之后,看看时机比较成熟了,总后卫生部又要求重新做医疗设备管理系统。当时,主管领导对黄伟城说,这个事情我也不找别人了,就找你,不管交给谁做,你都得参加。黄伟城一寻思,既然领导如此信任,那就做吧。

    做这件事的时候,大家的压力都很大,很多人都提醒过在这件事上要慎重——因为难度太大,人们的期望值太高。可是既然做了,压力再大也要顶住,当务之急是赶紧动手。1993年初,项目组就开始筹办这个事情,原计划1994年全军统一上新系统,后来看看进度不错,又把时间提前了。无论如何,这个系统最后成功地在全军推广应用了,当时有一个评价:第一次相对准确地反映了全军医疗设备的水平。

    这个系统一直用了6年,从1999年开始与“军卫一号”发生联系,并且和其他单机版系统(如药品、医疗等)一样,作为一个分系统挂到“军卫一号”工程上,由解放军总医院(以下简称301)原计算机室主任、全军计算机应用专业委员会专家、“军卫一号”项目组负责人、现已离休的任连仲高工直接领导。

图片

    “军卫一号”创意

    “军卫一号”的名称不是由军队提出的。1995年,原国家电子工业部成立了一个“金字工程办公室”,开始是“金卡、金税、金关”三“金”工程,后来又发展了一个主要面向医院系统应用的“金卫”。当时,军队系统也想启动一个类似的东西,参与决策的有电子工业部的官员,其中一位处长建议说,能不能和国家哪个工程挂个钩?国家有个工程叫“金卫工程”,是经过副总理点头的,不如这个就叫“金卫工程”军卫一号、二号、三号——一号是医院信息管理系统,二号是远程医疗系统,三号针对机关,相当于军队卫生主管部门的办公自动化系统。这个想法一提出,大家都觉得好,就赶紧拟文,上报“金字工程办公室”,很快就批准了,总后卫生部、国家卫生部也对这件事表示认可。这件事虽然在“金字工程办公室”挂了号,但是设计、实施、资金的筹集都由军队自己解决。1996年,“军卫一号”工程正式立项。

    “军卫一号”工程主要以病人信息为中心,按照卫生经济、医疗物资、临床三条线展开。卫生经济包括门诊收费、住院收费以及成本核算,医疗物资包括药品、医疗仪器、医疗器械、消耗物品等。财务和人事管理系统没有做,因为军队已经各有一套通用的系统,项目组的想法是将来把这些系统连接起来,将这个庞大的系统在全军所有医院中推广。实际上,有些分系统在单机应用时就比较成熟了,比如医疗设备管理系统。“军卫一号”工程把原来的系统升级了,和整个医院的其他系统集成到了一块——集成会带来很多单机版很难达到的新效益,比如医院算医疗成本,今年收入多少钱,成本究竟算多少,实际上是在算效益。成本核算里面有医疗仪器的投入,按照折旧率计算,仪器进来多少钱,预算其生命周期有多长,那么一年的折旧率是多少,一个月的又是多少,一件一件地算,最后汇总起来报给成本核算部门。现在就不用如此复杂了,系统里什么都有,给一个指令,一下子全算出来了。还有其他方面的好处,比如,医院的某个科室想申请一个呼吸机,报给院长批,院长会进入综合查询系统,看看医院一共有几台呼吸机,都分布在什么地方,这个科室提的要求合理不合理,合理就批,不合理就不批。审批仪器要有根据,过去很烦琐,现在集成到一块,价值和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图片

    “军卫一号”工程从立项到成功应用已经有4个年头了,这个系统在医院里也叫辅助管理系统,很多人认可是因为确实对医院行政、经济、医疗等方面的管理起到了不可替代的辅助作用。比如,很多医院都有开例会的习惯,主要讨论一些业务问题。过去都是由各个部门或者秘书准备材料,现在改由信息科主任准备,或者直接从网上找资料。从领导的角度看,说话有材料了,不用别人收集,也不再是大而空的东西,都是靠数据说话,很有说服力。领导还有一个感觉,原来什么事情都是逐级汇报,中间会经过很多过滤、变形,下达指示也是这样,现在感到从最基层到他那里的距离缩短了,下面的情况,比如门诊、出入、收益、消耗等在网上一目了然,根本不用再看报表,方便极了。如今,很多上了“军卫一号”的医院的内部文件和通知都从网上发。

    正因如此,许多人要求“军卫一号”继续发展,具体提出的有医学影像系统(PACS),就是把所有的医学影像数字化——将所有的片子放在服务器里,对于医生来说,是你的病人,你可以看,不是你的病人,你想学习也可以看,大家还可以在一起讨论。另一个是电子病历系统——医生给病人开一个化验单,采个血样送到化验科,然后再送给医生,这个过程可以在网上做到。病人的病历和医院中所有的医疗文件全部数字化带来的不仅仅是存储和使用的方便——比方说,一个病人今天在北京看病,明天到了广州了,还想看病。现在的状况是,广州的医院需要重新给他作检查,医疗水平差一点的医生在一段时间内还得不出明确的结论。如果应用了电子病历系统,广州的医院完全可以继续病人在北京的检查和治疗。

    国外的医院使用的医疗软件多是自己组织工程师进行开发,而国内的医院的做法更倾向于购买。吵吵(笔者)有一次和我们医院的信息科的主任聊天,该主任就说:“我们医院的领导宁愿花几千万搞一个信息系统,用了几年不好用了,再花个几千万,再搞过一个。”这表面的说法就是信息系统适用性很差,而背后的利益纠葛却是耐人寻味的,这也是医疗信息产业现状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想在中国做大的医疗信息企业也很多,大部分如东软,走整体解决方案的道路,将HISLISPACS一起整体销售。也有一些企业走整合的道路,如东华合创,虽然HISLIS、和PACS不是一个厂家的,他帮助你把这些系统都统一的整合起来。这些貌似强大的厂商却都有一个弊病:如果你去问用过这些系统的用户,他们都会异口同声的说:“不好用!”

    现在如果仔细算算的话,依旧还是有不少医院在用着“军卫一号”这套95年研发的HIS系统,如果你是一个有使用经验的医生的话,你会发现该系统进入一个门诊医生工作站都还需要按好多下空格键,用以确认它加载的字库!一旦HIS厂商在医院的根基无法动摇的时候,大部分公司给予医院的服务其实是非常糟糕的。一个功能的修改或者一个bug的修复,通常都要等好长一段时间,就更不用说这些厂商会进入到医疗前线去收集意见了。当然,其实医生也很忙,中国的医生真的是很忙,如果一个医生想要比较顺利地完成他的医务工作,他才没有闲暇的时间去给你反应和要求改善程序。另外一方面,你会发现,在中国,医疗软件的开发人员大部分都是理工科出身,很少有医生会参与开发。这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做医生的待遇要好过去做程序员,但是给医疗信息产业带来的后果却是十分严重:即便是一个优秀的程序员,也需要花费一年左右的时间去了解医疗的具体事务和流程,才能着手真正地开发。很多医疗软件做得非常烂,访问量大一点的时候,很多数据库的表就锁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开发人员不理解医疗事务的模型,无法建立优秀的架构。大部分时候,开发人员在需求的后面一味的强行跟进,把整个系统弄的面目全非。

    从医院应用的角度来说,搞出如此糟糕的场面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医院的流程的差异和管理的差异,同一套系统,部署到医院往往磨合期就要一两年,在这一两年的时间中,你还需要不断的该进,以适合医院的需要。你会发现一个HIS工程师电脑里面的源码是按不同医院存放的,因为每个医院都不一样。

图片

    军卫一号,全称叫作“国家金卫工程军卫一号”,是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牵头,于1997年开始组织全军60余位专家,在原来“高级版”基础上,重新设计规划,历时三年,于2000年正式下发全军使用。实际上在1999年就开始小规模的应用了,达因公司成为“军卫一号”产品在地方推广使用的企业,在地方使用的时候,叫“军惠”。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又有一家叫展华的公司也在推广“军卫一号”产品,与达因公司形成竞争关系。再后来,又有一家叫“军惠安”的公司也在做“军卫一号”的推广,由此,军卫一号产品在地方实施的版本开始混乱起来。

    2002年,天健公司总后勤部卫生部签署了独家代理3.0版本的协议,将“军卫一号”产品全面升级,地方版本改名为“天健军卫HIS3.0版本只有天健公司一家代理推广。

    除了上述的几家公司之外,市场上也有其他的一些公司在推广实施“军卫一号”产品,这多半都是从上述几家公司拿到的授权,直接从总后拿到授权的,3.0以上版本只有天健公司一家,在这以下的版本,我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