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相关资讯

新闻中心

为贫困患者带来最大的实惠,医联体改革的好处

“现在,在县中医院都可以做微创手术了,再也不用转院到市里,减少了不少费用。”日前,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中医院住院部外科12号病床,该县今年78岁的八江镇平善村患者杨德辉做完前列腺电切术 经膀胱钬激光碎石手术后告诉记者,2年前他就患上前列腺增生并膀胱多发结石,当时县里的医院无法做该手术,要转到柳州市的医院,花费又多,加上年龄大了不想给孩子增加负担,就放弃了治疗。“现在,县里有了‘医联体’,市里的专家下来做手术,县里还为我们建档立卡贫困户推出‘先诊疗后付费’的新举措,没有了经济、路途、技术的压力,我就放心地来治病。”


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像杨德辉一样获得“医联体”实惠的患者还有很多,尤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先诊疗后付费”的新举措,有效地减轻了他们因没钱先垫付而不能治疗的困扰。

望闻问切诊断“绝症”

“当时,不管是县里的医院还是乡镇的卫生院,整体的医疗服务水平不高、业务量下滑、人才流失、收入降低、医务人员士气低落,群众‘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愈显突出。”该县卫计局医改负责人覃富聪介绍。

为了破解这一医疗困境,在脱贫攻坚中有效解决建档立卡贫困户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三江县创新发展思路,自我革新,主动与柳州市中医医院对接,从2016年3月开始该县的中医院就与柳州市中医医院创立紧密型医疗联合体。在两家医院“联体”时,探索出“五个不变、三权转换”的发展建设思路:即三江中医院的隶属关系、人员身份、资产归属、原有债权债务关系和单位性质保持不变;三江中医院的领导班子配备调整建议权、人事管理权及中层干部任免权、绩效分配权转换为柳州市中医医院所有。

“我到这来当院长的第一天,看到堆在墙角购买了3年都还没开箱的新仪器,医院的患者寥寥无几,职工的工资绩效为0,当时心里也很没底。”在三江侗族自治县中医院的手术室大门前,刚给患者顺利做完腹腔镜下切开胆囊手术的院长易新平,依然精神饱满,脸上带着笑容。

“对症下药”中医院重生

如何让陷入生存危机、负债累累、人心涣散的中医院重生?易新平找准问题症结,对症下药,摸索出一条适合三江县中医院发展行之有效的方法。

通过竞聘上岗,从三江中医院的专家和柳州市中医医院下派的专家及学科带头人中组建三江中医院班子领导,对三江中医院的软硬件设施加强管理;由柳州市中医医院分批派驻专家或学科带头人32人直接担任各科室主任,亲自抓管理、亲自为患者做手术、亲自指导科室业务技术,根据医院基础薄弱的状况,制定了全院业务培训讲座的内容,由专家组成授课教师队伍,对常规检验、CT、常规检验的临床判断进行讲解,并通过传、帮、带,通过定时培训及疑难病例集体研究讨论等形式,以此来提高诊疗水平;改革绩效分配方案,绩效向临床一线医务人员倾斜,提高一线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稳定医务人员队伍;严抓医疗与护理质量,医务部每周对住院和门诊病历进行仔细检查,护理部加强护理安全管理,发现问题及时通知科室,每月会归纳分类形成整改文件下发各有关科室,限期整改,通过精细化管理,提高患者满意度;引进人才,构建学科团队;建立科室发展建设基金,用于科室人才外出进修学习、科研项目等科室建设。

2017年,三江中医院病床使用率100%;手术量2130台次,同比增长78%;全院业务收入增长59%,同时增加了腹腔镜、脊柱等新业务。采访中记者看到,如今,三江县中医院面貌焕然一新,99%的职工感到“非常满意”,患者在家门口就能以二级医院的收费,享受到三甲医院的服务,纷纷为此点赞。

推良方解决因病返贫问题

“医联体”改革,不仅救活了三江中医院这家濒临破产的医院,三江还将中医院改革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县人民医院和县妇保院,并逐步扩大和深化“医联体”改革管理。

如今,以三江以县人民医院、中医院为龙头,多形式托管乡(镇)中心卫生院,将“医联体”建设逐步在全县铺开,并依托紧密型医联体内部畅通的双向转诊渠道,构建起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体系,使贫困人口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形成“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的三江医疗模式,有效地解决了百里侗乡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